作家格非:“每一部的語言都跟當時時代有關聯”

欄目:社會萬象 編輯: 時間:2019年10月05日 02:14:57

對中國當代文學有了解的讀者一定聽說過“江南三部曲”,三部曲由《人面桃花》、《山河入夢》和《春盡江南》組成,三本書獨立成篇又有所關聯,小說用近70萬字的體量講述

對中國當代文學有了解的讀者一定聽說過“江南三部曲”,三部曲由《人面桃花》、《山河入夢》和《春盡江南》組成,三本書獨立成篇又有所關聯,小說用近70萬字的體量講述了一個家族三代人的故事,涵蓋了從清朝末年到當今之世這一百多年的歷史,呈現了一個世紀以來中國社會內在精神的衍變軌跡。

《江南三部曲》是作家格非寫了近20年的作品,讀者也追了8年,每一部的推出都引發了文壇的巨大關注和熱評,同時成為2015年第九屆茅盾文學獎的獲獎作品。此前,三卷本分開出版,2019年8月17日,新經典文化在上海書展現場推出了新版“整體版”的《江南三部曲》,也便于讀者將這個故事一飲而盡。

8月17日《江南三部曲》的發布現場,作家格非與毛尖在友誼會堂展開高質量的對談。

距離作品初版問世已經過去一些年月了,但毛尖坦言,《江南三部曲》留給她的記憶仍然深刻,《江南三部曲》時間跨度一個多世紀,但三本書的時間跨度很明確,第一部寫辛亥革命前,第二部寫到六十年代中期,第三部寫新世紀之交。“每一部的語言都跟當時時代有關聯。一部一部讀不明顯,三部一起讀的時候,覺得在語言設計上面是有考量。”毛尖說。

談及小說的時間線上的結構,格非說最初的想法已經比較久遠,他提起了《春秋公羊傳》的系統,當年董仲舒將魯十二公按照時間遠近分為“所傳聞世”、“所聞世”和“所見世”。格非在現場說:“我的理解是:第一:所傳聞世,可能是祖父再往上的傳聞,在當中有非常多跟你的距離和時間。 第二,所聞世,可能父輩經歷的,自己聽說的,見到了一些親歷者。第三,所見世,就是親身見到歷史的部分。這個我當時的考慮,我覺得也是基于中國歷史的考慮。”

2015年8月16日,《江南三部曲》以當年得票第一的名次獲得第九屆茅盾文學獎。一轉眼,新一屆茅盾文學獎都已經揭曉。這四年,社會的語境,年輕人的登場與新的狀態也都給時代帶來了新的思考。當主持人問及如何看待當下全世界范圍年輕一輩的“佛系”情緒時,格非說,一個人要是能夠發現自己的命運感是一種能力。他認為年輕人應該對生活有決斷力和承擔力:“要知道自己想要的生活是什么樣子?為它付出激情,付出努力,然后承擔它的后果。只有勇敢承擔自己命運的人,才有資格享受幸福。”同時,他仍建議年輕人多在文學中尋找更多的答案:“文學在今天之所以還重要,是因為文學中保守了這個世界的秘密,文學從來不許諾一個善良美麗的世界,但是文學給你提供的是一個更寬闊的世界。”

記者也特別了解到,此次新出版的《江南三部曲》。以全新的封面設計與讀者見面。

與此前設計不同的是,設計師韓笑將三本書做了即獨立又有整體感的封面設計:三本書的封面單獨看起來寧靜幽遠,連在一起則是一只完整美麗的鳳凰。在這次設計當中,“江南”這兩個字也成為統一的主書名非常醒目,作為一部緊密相連的系列小說,這樣的設計顯示出格外的匠心。

相關文章
頭條推薦
最新資訊
猫盘为什么提现不了